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恶魔烙吻:丫头,你是我的

主人公柳茜是中韩柳氏的千金,因家族工作重心转移回国,她自然也要跟着回来读书,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七章 出事了
章节列表
第十七章 出事了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天色阴沉沉的,似乎正酝酿着一场狂风暴雨。黑压压的乌云,遮盖了天空,使得人的心情也不由的跟着烦躁。

夏轩开着车,在马路上横冲直撞,他的脑海中不断地出现柳茜被楚霖搂着回去的景象,心下压抑着一股无处发泄的怒火,车速也不由更加快了。

然而,他却不是朝着自己所住的酒店而去的,而是没有目的地往郊区的放向开去,路越来越陡,天气也越来越阴沉。

豆大的雨点终于“噼里啪啦”地落了下来,顷刻间便是倾盆大雨。

夏轩本就烦躁的心,也被这雨点的响声聒吵的越发不安,突然车子猛烈地朝着一边倾斜下去,路面上似乎有一个被雨水遮掩了的大坑,夏轩心里一惊,想要刹车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车身翻到,夏轩一个不稳撞到了车玻璃上,昏了过去。

*********

柳茜望着窗外慢慢变小的雨,叹了口气:“这鬼天气,要怎么出去玩啊!”

这雨从昨天一直下到今天早上了,还在一直下着,好不容易盼了个周末,还不能出去玩,柳茜觉得很是扫兴。

她百无聊赖地打开了一直扔在床头,用来学英语的收音机。

“下面播报一则交通事故:昨日傍晚,由于天降暴雨,一条失修的路段,一辆豪华轿车翻坑,车主已送医院,至今昏迷不醒,经多方查证,车主是一名叫夏轩的大学生……”

听到这里,柳茜的心里突然一阵揪痛,夏轩——这个名字给她的记忆太过伤痛,可是偏偏她想要忘记他,却怎么也忘记不了。

她自嘲地笑了笑,她这是太过敏感了吧?

不然,他应该是在H市的,怎么可能……,一定是重名重姓的!对,一定是这样!

然而,柳茜的心里已经被这则新闻搅乱,再也无心去听收音机。

关掉收音机后,柳茜决定去上会网,这样的鬼天气,干什么她都觉得没劲!

打开搜狐首页,柳茜不经意又看到了刚刚在收音机里听到的新闻,正要关掉,她的手突然顿住了。

这则新闻的旁边是有一张照片的,照片上,是那个名叫夏轩的大学生被送往医院的情景。

柳茜的心“蹦蹦”地跳开了,鬼使神差地她又点开了这则新闻。

看到那张放大的照片时,柳茜觉得自己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。

那个男生,虽然此刻头上缠满了白色的纱布,可是从他的身形上,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就是那个让她又爱又恨的夏轩!

他怎么会出现在上海?他怎么会出事?

一连串的疑问,让柳茜再也不能安静下来。

快速地冲下楼前,对自家的保镖说道:“快去给我准备车,我要去XX医院!”

从那张照片上,柳茜看出那是上海著名的XX医院,她要去看看他!不管他们之前有过什么恩怨,现在,她无法看到他出事了,却无动于衷!

很快,柳茜出现在了XX医院里,问清了夏轩所在的病房,柳茜直接冲了过去。

推开病房的门,柳茜看到了躺在病床上,毫无生气的夏轩,他的头上戴着氧气罩,身上还输着液体。

她的心里有点颤抖,怎么都无法相信,躺在这里的人会是那个冷酷到近乎无情的夏轩。

“柳茜小姐,是你吗?”坐在病床边伺候夏轩的夏家管家在看到柳茜进门的那一刻,心里有点激动,不敢相信地问道。

夏轩少爷出事,他暂时还没有胆去告诉夏老爷,想等夏轩少爷醒过来再说。没想到柳茜小姐却在这时候出现。

柳茜点点头,看着躺在那里毫无知觉的夏轩,心痛地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?他怎么会出事?”

“夏轩少爷是昨天来上海的,他是听说了柳茜小姐你在上海,所以……他是那么地想要见到柳茜小姐你,到上海后,他查清了你家的位置,就开车出去了,可是我们等到很晚都没有见到夏轩少爷回去,在我们终于等来夏轩少爷的消息时,却是他出了车祸,躺在了医院……”管家的声音有点颤抖,似乎到现在还是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。

“他来找我?”听了管家的话,柳茜的心跳的更厉害了,他怎么会知道她在上海?难道是唐尧吗?可是唐尧并没有找到她啊?

“夏轩少爷,从来没有放弃过找你!”管家道。

柳茜沉默了,她盯着病床上的夏轩,不明白他既然从未真正喜欢过她,为什么会在她走后还要继续找她。

恰在这时,医生走了进来,柳茜赶紧抓住医生问道:“医生,他什么时候能够醒来?”

“这位小姐,你是……?”医生上下打量了柳茜一番,似乎想要看出她是夏轩的什么人。

“我是他的朋友!”柳茜解释道。

“哦!这位少爷伤势很是严重,能不能很快醒过来,关键是要看病人自己的意志……”

“医生,你说,如何能够让他快点醒来?”

“给病人一些外在刺激……”

医生出去后,柳茜对管家说道:“你也照顾他一天了,你去休息一会吧,我在这里照顾他。”

虽然,他曾经对她是那么的恶劣,但是她却是对他付出了自己的真心,现在看着昔日里那是帅气到不可一世的 他,为了寻找自己,落到发生车祸,毫无生气地躺在这里,怎能不让她感到心痛。

管家点点头,对柳茜很是放心:“柳茜小姐,那这里就交给你了,我一会再来看少爷!”

管家出去后,柳茜坐在夏轩的床边,轻轻地将他垂在床边的手,握在她的手里,他的手此刻就跟他的人一样,是那样的冷冰冰的。

柳茜看向夏轩的眼神盛满伤痛:“阿轩,既然不喜欢我,为什么还要找我?你告诉我,我要怎么做?”

顿了一下,她继续说道:“我有我的自尊,我能够忍得了你一时的报复,可是我无法忍受你对我的好全部都是用来报复我的伪装!我知道我很笨,笨到以为你已经爱上了我……”

她的泪水已经滴落,曾经的一切如同过电影般出现在她的脑海中。

“你觉得我是打扰到了你,我走!我走啊!……可是你为什么还要出现?你为什么要让自己出事?”